当前位置:主页 > 临汾 >

晚年周恩来 txt

举债百亿买矿遭遇行情下跌 天齐锂业步入下半场赌局

????

记者 | 周小飏 江帆

编辑 | 张慧

  七月底的南方天气多变,四处充盈着丰沛的水汽与刺眼的光线,成群的蜻蜓贴人飞行。

  在毗邻长江海运码头的张家港保税区内,一条连接码头和仓库的传送带正在匀速转动,上面堆满了从澳大利亚“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高纯度锂辉石。

  这些银白色粉末将在这间工厂进行矿石提锂,最终加工包装成碳酸锂产品,除了供应国内,还远输日韩。

  “(碳酸锂)看起来就像面粉一样。”在成品仓库里,天齐锂业(江苏)有限公司总经理倪鸿德如此描述这种产品。

  它们是锂电池制造所需的必备原料。新能源时代的到来、尤其是新能源电动车浪潮呼啸而至,让它们变得炙手可热,也让生产商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002466.SZ,下称天齐锂业)名声大噪。

  近年来,天齐锂业接连以大手笔举债并购扩张,改变了全球锂供应格局。按营收计算,其已成为仅次于美国雅宝集团(下称雅宝)的全球第二大锂业供应商。

  但买矿就像赌石,行情有起有落。

  目前,锂产业下游遇冷、产品价格下跌,与此同时,连本带利的并购债务摆在天齐锂业面前,财务成本骤增。

  首次扩张

  七年前,张家港工厂在当时的东家澳大利亚银河资源有限公司(Galaxy Resources,下称银河资源)管理下,发生了一场事故,这导致刚跳槽至此的倪鸿德心中很是苦闷。

  但事情很快迎来了转机。2015年,天齐锂业斥资7170万美元,成为了这家连年亏损工厂的新主人。

  天齐锂业的前身是四川省一家县级国有小矿厂,成立于1992年,名为射洪锂业。2004年,跟射洪锂业有锂矿贸易往来的蒋卫平,将其接手,之后改名为天齐锂业。

  张家港工厂被天齐锂业收购后,进行了自动化改造,目前全年可实现产量1.85万吨,超过1.7万吨的设计产能。

  天齐锂业称,这是目前全球仅有的全自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基地。

  该生产基地只是天齐锂业全球版图的一部分。在买下银河资源这条碳酸锂生产线前,天齐锂业还并购了澳大利亚泰利森。

  这才是天齐锂业从中国地方民企成为全球锂业大佬的最关键一役。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此前,全球最大的五家锂企业分别为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雅宝、澳大利亚泰利森、美国FMC和澳大利亚Orocobre。这五家企业拥有的“四湖一矿”,提供了全球80%-90%锂资源,拥有绝对的议价能力。

  泰利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拥有全球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格林布什矿(Greenbushes)。

  锂辉石矿及含锂盐湖卤水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是生产锂产品的最初原料。通过矿石提锂或盐湖提锂的方式,生产出工业级碳酸锂,并以此为原料生产氢氧化锂、电池级碳酸锂、氯化锂。之后,再延伸到锂基脂、锂电池正极材料、金属锂产品等下游领域。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2018年的统计数据,中国的锂资源以盐湖型为主,锂储量约320万吨,约占全球总储量的22.9%,位列第二,但囿于开采技术和成本,中国目前盐湖提锂的比例很小。这造成中国对海外固体锂矿极度依赖,85%以上依靠进口,且几乎都从泰利森进口。

  2012年8月底,因觊觎泰利森的锂辉石矿,雅宝下属全资子公司洛克伍德对泰利森发起收购,出价45.54亿元。

  如果这项收购成功,外资对锂矿的上游垄断加强,意味着中国锂企业的议价权更受辖制。

  在三个月内,天齐锂业发起了突袭收购。它通过其香港子公司——天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香港公司)在澳大利亚二级市场的操作,成为泰利森第二大股东,具有并购否决权。

  在获得中投集团为主的财团注资支持后,天齐香港公司又通过在港债券融资,募齐了约38.76亿元的收购资金,成为这场收购最后的赢家,成功实现了对泰利森的控股。

  天齐锂业也因此成为仅次于雅宝和SQM的第三大锂生产商,改变了其一直依赖进口锂矿石的局面。

  二轮豪赌

  拥有泰利森的优质上游资源后,天齐锂业的原材料成本低于同行。

  前述匿名锂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行业锂精矿的平均成本约600美元/吨,天齐锂业的成本约500美元左右/吨,仅原材料成本比同行低17%。

  但是泰利森的剩余开采年限只有16年。

  天齐锂业另有一处矿藏位于四川雅江措拉,但这是一个储备矿藏。此外,它还持有西藏矿业(000762.SZ)的扎布耶锂业20%股权,这属于盐湖型锂矿。

  2014-2017年,是中国新能源车的“春天”,市场对电池的巨大需求,一路捧高锂产品的价格。

  新能源汽车产业迅猛发展带来的锂价飙升 图片来源:wind

  同行布局资源的势头也分外迅猛:赣锋锂业(002460.SZ)、融捷股份(002192)、藏格控股(维权)(000408.SZ)、华友钴业(603799.SH)等公司,分别围绕锂辉石矿山、锂盐湖、锂云母及其相关产业进行巨额投资和产能扩张。

  在西澳大利亚,锂矿供应商也不只泰利森一家了。据国泰君安证券的调研,2017年,Mt Cattlin和Mt Marion相继投产,成熟锂矿增加至三座;2018年,Bald Hill、Pilbara、Altura锂精矿逐步投产,成熟锂精矿矿山增至六家;2019年,大型锂矿Wodgina有望逐步投产,西澳锂精矿行业将形成七大锂矿的供给格局。

  处于中上游的天齐锂业,以锂矿及碳酸锂等锂化合物及衍生品为主业,在仅有泰利森这一处优质固体矿藏的局面下,开始考虑下一步的布局。

  天齐锂业的目光注意到了远在南美的智利SQM盐湖型锂矿。

  SQM、雅宝和FMC公司拥有全球约八成的卤水型锂盐湖。其中,SQM控制的阿塔卡玛(Atacama)盐湖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英澳矿业巨头力拓公司、加拿大Weh Minerals公司、中国金沙江资本以及特斯拉,都曾对其流露出收购意愿。

  智利盐湖的开采条件远好于中国。图片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SQM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起初是智利国有企业,后被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的女婿庞塞(Ponce)家族控制。

  SQM的股权结构复杂,第一大股东是持股约30%的庞塞家族与持股约2.1%的小股东Kowa形成的一致行动人。其中,庞塞家族通过Pampa公司持有这部分股份。

  其第二大股东是全球最大的钾盐生产商加拿大萨斯喀彻温钾肥公司(下称萨钾),持有约32%的股权。

  2014年,智利新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上台后,开始清查庞塞家族。庞塞家族宣布,出售Pampa公司持有的SQM23.02%股权。

  2016年9月,天齐锂业提交了收购Pampa公司的无约束力报价文件。天齐锂业想通过“竞购股权+购买股票和期权”的计划,取得SQM的控制权。但庞塞家族后来反悔,终止了该交易。此时,天齐锂业已购买了SQM公司2.1%的B类股权。

  2016年底,时机再次出现。萨钾和另一个钾肥巨头加拿大钾肥公司宣布合并。为通过印度和中国的反垄断审查,萨钾需要剥离其在SQM的32%股权。

  2018年6月,天齐锂业发布了对SQM的收购方案,拟斥资40.66亿美元(约合259亿元人民币),收购了SQM23.77%股权。加上此前的B类股,天齐锂业合计持有SQM约25.86%的股权。

  这场被业界认为“蛇吞象”的收购,还收到了深交所关于收购资金来源的问询函。

   zhe chang bei ye jie ren wei" she tun xiang" de shou gou, hai shou dao le shen jiao suo guan yu shou gou zi jin lai yuan de wen xun han.

  天齐锂业称,共计筹措资金42亿美元,包括自有资金约7亿美元、境外金融机构筹资10亿美元、银团贷款25亿美元。其中,自有资金占比仅为16.7%。

  多位具有财务专业背景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分析,天齐锂业这一靠举债式并购,面临很大的还本付息压力。

  市场遇冷

  债务压力已体现在天齐锂业的2019年中期财报上。

  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仅1.93亿元,较去年同期剧减了85.23%。但同期财务费用骤增至10.1亿元,同比增幅超过6倍。

  天齐锂业称,这是因为购买SQM股权而新增的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0亿元)并购贷款,产生相应借款利息费用8.6亿元。

  财务专业人士赵晴对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天齐锂业的还款利率超过6%,属于高利率,公司利润仅够还息,还未计算本金。”

  另一位财务专业人士陈菲菲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天齐锂业最突出的债务压力是短期借款。

  半年报显示,天齐锂业目前的短期借款达25亿元。其拥有的现金(货币资金)和应收票据分别是17.7亿元和3.1亿元,这对一年内要偿还的短期借款来说,捉襟见肘。

  7月19日,在张家港碳酸锂生产基地,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葛伟向界面新闻记者称,公司短期流动性问题和债务问题确实需要处理,但他认为,“这在收购之前已规划好,目前看,都是按照当时的规划和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

  对于两次大并购,葛伟认为:“格林布什是锂辉石矿石上的一颗明珠,阿塔卡玛是盐湖界的一颗明珠,这两颗明珠,我们当时思考了很久,并不是一时冲动为了拿而拿。一切都是着眼于长远的想法。”

  葛伟称,天齐锂业用近40亿元并购泰利森时,公司市值只有十几亿元,负债情况比现在更极端。天齐锂业目前的市值约264亿元。

  但前述业内人士指出,收购泰利森时,锂价处于上涨态势,企业能够保证利润。现在,受到矿供应过剩及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补贴退坡的影响,锂价处于跌势。

  2016年初以来,锂产品价格曾上涨一倍,且在过去十年中翻了近两番。但2018年进入下跌通道。

  以中国电池级碳酸锂为例,8月28日,其均价为6.25万元/吨,距离2018年的7.5万-8.3万元/吨下跌16%-24%,距离2017年高峰时的15.8万-16万元/吨深跌超一半。

  紫色图像为碳酸锂价格指数。图片来源:英国电池金属咨询公司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前述匿名业内人士称,锂价走低,对所有上游锂企业利润都将产生影响,包括天齐锂业。

  除了锂价红利的消散,赵晴和陈菲菲认为,天齐锂业的另一个风险,来自收购公司的后续业绩。

  目前,SQM处于无控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因为2018年4月,Pampa公司和Kowa集团终止了《一致行动协议》。根据SQM现在的公司治理结构,SQM任一股东无法单独对其具有控制权。

  根据外媒矿业网Mining.com的报道,为了防止天齐锂业取得公司商业机密,SQM对天齐锂业提名董事事宜进行了诸多限制,并要求天齐锂业上报与其他智利锂生产商进行锂矿交易的情况。

  这也是智利政府的“留一手”政策。2017年,智利丢失了锂供应商的皇冠——澳大利亚超过了智利,成为全球最大的锂供应国。智利政府希望,锂能成为该国仅次于铜的第二大出口矿产。目前,锂是智利第四大出口矿产。

  天齐锂业最终提名了三名外国人作为公司代表,进入了SQM董事会。葛伟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天齐锂业提名的三名董事,从董事会层面参与SQM的经营决策。

  SQM曾计划,2021年下半年将完成年产能12万吨碳酸锂、2.95万吨氢氧化锂的扩产项目。

  但它需要通过向智利政府租赁Atacama盐湖来进行锂盐生产,其后期的扩产计划,也需得到智利核能委员会(CCHEN)和生产促进委员会(Corfo)等多个机构的许可。

  近年,SQM与监管机构之间多次发生法律纠纷和意见分歧,后期扩产具有一定不确定性。

  前述匿名业内人士称,对于天齐锂业,SQM能带来多大收益,这要打个问号。

  天齐锂业收购时,SQM股价为65美元/股,如今已腰斩至不到23美元/股,跌幅超过一半。

  天齐锂业在8月23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称,SQM近期股价下跌主要受锂行业短期调整、锂价下行导致,以及其短期内业绩表现不符合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原有预期。

  上半年,SQM净利润为7000万美元,同比下跌47.5%,主要原因是锂产品价格走低。

  天齐锂业认为,从中长期看,SQM的基本面及内在价值并未发生实质性的重大不利变化。因天齐锂业所持的SQM股票大多为A类股,流动性较低,股价的参考意义有限,无法真实、有效反映SQM的企业价值。

  在陈菲菲看来,目前并不确定,天齐锂业的巨额债务是否构成投资者所担心的债务违约风险,不排除它通过银行借新款还旧账。此外,该公司也一直在做赴港上市融资的准备。

  但能确定的是,锂价下跌、收购公司业绩不及预期、财务费用高涨侵蚀利润,天齐锂业步子迈得太大,眼下的日子并不好过。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所提的赵晴和陈菲菲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帅

当前文章:http://www.cnxmhj.cn/xfb/77552-117153-59048.html

发布时间:00:15:06


{相关文章}

真相! 肖战搂李沁脖子是什么情况?背后真相详情始末曝光

????近日,电影《诛仙Ⅰ》片场拍摄花絮曝光野苹果园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饰演张小凡的肖战和饰演陆雪琪的李沁在拍摄间隙打趣互动,互开玩笑。

????  肖战称呼李沁为“沁姐”,并搂了下她的脖子。

????  李沁假装“严肃”地说道:“传绯闻了我跟你进击的小学生7期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说。”肖战随后接茬儿:“哪有绯闻啊赫子铭的家庭背景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你不是说我妇女之友吗,还能传出绯闻?”

????

????

?&nb哪一站歌词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sp;??  据悉,《诛仙Ⅰ》改编自萧鼎同名小说,联想3510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由肖战、李沁吊丝男士第2季全集7_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孟美岐、唐艺昕等出演。

???? 原标题:《诛仙Ⅰ》片场肖战搂李沁脖子 称呼李沁“沁姐”

???? 值班主任:田艳敏

Copyright @ 2016-2017 ag娱乐|注册资讯平台 版权所有